所謂民以食為天,便當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也佔了不小的一片天空.便當這名詞源自於日本,日文是[弁当,べんとう],意指可攜帶的盒裝餐點.約是日據時代所遺留下來的飲食習慣.中文還有其他的名詞來可來替代便當的,例如[飯包],對岸的都是這麼稱呼的.再例如[盒飯],細心的人就可以觀察到,有很多品牌的便當,上面名稱都是某某盒飯,像是遠近馳名的池上盒飯.不過,一般人還是將這種飲食方式稱之為便當會比較熟悉,說飯包或盒飯,有可能還會愣一下,才知道在什麼的,大有人在.

而就如記憶中的黑輪伯對比於日式料理中的關東煮一樣,我們現在所常看到的台式便當,已經跟日式便當有很大的差距,其中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都擁有一份很大的主食,雞腿便當中就有一條完整的雞腿,排骨便當中就一份很大的排骨,不像是日式便當,配菜都漂漂亮亮的擺在旁邊,然後有三分之二擺的是閃亮亮的白米飯,一定會灑上黑芝麻,或者中間偶而擺上醃梅子,就像日本國旗一樣.台式便當已經是屬於我們的飲食文化之一,而不再是殖民時代下所遺留的產物.就如同那記憶中的黑輪伯所賣的黑輪一樣,我們沒人會認為那個是日式食物.

至於便當最大的消費族群,就是我們所謂的外食族,這其中包含大部分的上班族以及學生.上班族中午休息的時代大部分都不多,如果說常常都要走出工作地點解決民生問題,就會那種時間不夠用,無法休息的困擾.天天麥當勞或肯德基也不是辦法,於是大部分的老外都是選擇便當,來讓自己有更充餘的時間來做其他事情.一般而言便當的可選擇性都不小,再者一樣以米當主食的我們,美式的速食頂多偶一為之,很難說天天吃,常常光顧.而且,現在的便當都已經講求到熱量足夠,營養均衡的地步,就更不用煩惱吃不飽吃太多的問題.所以很多人都會選擇團購便當自工作場合,暨省錢省時又方便.

而對於學生來說,便當幾乎是沒有營養午餐以外的唯一選擇.現在國中國小幾乎都是全面性的營養午餐了,但高中職以上,除了有學校餐廳的以外,便當還是少數可以選擇的對象之一,當然有的會選吃麵包,吃泡麵或外叫麥當勞,披薩的,但大部分時候還是以便當為主.在大頭我那個年代,學校營養午餐的方式剛剛起步不久,但我依然有幸能在國小三年級,正常上全天課程的那一年,享用同年剛開辦的學校營養午餐,沒記錯的話,一個月繳個三四百元就有了,兩菜一湯加水果點心,相信連靈異教師神眉都會流口水.所以,我在國小時代並沒有帶過便當.

上了國中之後,因為學校沒有辦理營養午餐,在那個還不時興外叫速食的年代,便當成了唯一選擇.除了購買學校引進的便當外,就是自己從家裏帶了.所以抬便當是值日生要做的工作,到蒸飯室比到辦公室還重要.但,這樣的便當雖然包含媽媽的愛心,解決了家裏剩菜剩飯無處去的問題,可是對於正值青春期的我來說,一天三餐已經不夠吃了,還得等中午才能吃便當,簡直是酷刑.所以帶了一陣子之後,就乾脆選擇學校的便當.這是因為第二節下課後就可以買到便當了,有如蝗蟲般的國中男生,每到第二節就會跑去合作社買便當,在回到教室時通常還有五分鐘,這時就是我們拼金式紀錄的大好良機.一般來說,老師絕對不會在上課鈴聲打響那一刻就踏進教室的,會約晚一兩分鐘才會進教室上課,而這短短六七分鐘,夠讓胃像無底洞的國中男生幹完一個便當.而這才只是當天的第一個便當而已,中午再來買一個,或是解決媽媽的愛心便當,再或者是買其他的食物來吃.一個便當是不夠的,通常一天下來,早餐不算的話,在學校一共要吃三餐才夠本.而我也就是那時候練就一身快食便當的本領,至今很少人能比我吃的快的.

上了高中,一樣是吃便當,不過方式變成了班級團購,在統一班上購買便當的人數種類以及費用後,然後再向學校合作社訂購.因為有這樣的方式,所以各班中有一個很特別的幹部職位,叫合作社代表.這個職位專門負責班上訂購便當的問題,記得還有所謂的工讀費用.只是這樣的工讀費用,比不上被人盜領便當所認賠的費用.在我班上,那時有一位同學連任三屆的合作社代表,常常是當天便當數目不夠,有人訂了卻拿不到便當的,好運的話,只有一個人就拿自己的便當抵數,但這樣的好運通常不多,因為合作社代表通常是最後一個才拿便當,在你拿到前已經有人沒拿到的,那表示你暨沒得吃又得賠一個.到最後這位同學受不了,在第四次班上還選他當合作社代表時,就來拜託我能不能幫他接下這個職務.我跟那同學並不是很要好,但當時身為童軍團幹部的我,或著說是本來就很喜歡幫忙別人的我,然後就義不容辭的接下這任務了.也許是好心有好報,但更多的時候應該是我既鷄婆又夠細心,在我任職那半年期間,我沒賠過任何一次便當,就這樣順利的當完半年的合作社代表.我想,有部分也取決於我記憶力夠好,當天沒訂便當的,不敢在我面前偷拿走便當.現在都還依稀記得三家廠商的名稱,香珍盒飯,鳳X盒飯,真XX盒飯.說記憶力好,但為何還有三個X呢??沒辦法,畢竟是快二十年前以上的回憶了.還確實記得香珍盒飯的原因在於,永遠記得倒著唸的涵義.

從小到大,求學時吃便當的方式說完了,緊接著就說說日常生活中的吃便當的有趣回憶吧.

在羅大佑所寫歌曲[火車]裏有一段歌詞是這麼寫的[報紙報紙,昨昏的消息,便當便當迷人的氣味],對於大部分坐火車的人,特別是小朋友來說,吃火車便當都是一種特別美好的回憶以及體驗.小時候的我最喜歡坐火車時吃火車便當了,有時會覺得沒吃到便當,就不像是坐火車了.早些年,火車便當還是小販抬著便當盒到處叫賣的時候,有時隔著窗子,就可以像小販買便當來吃.後來鐵路局收回便當專賣權,直接在月台中設置販賣部,就少了那種叫賣[便當,便當,熱騰騰的便當]的純樸味.但吃便當還是坐火車時最重要的趣味之一.而那時會常常坐火車,是因為外公外婆家在台南官田,一個挺鄉下的地方,坐火車到拔林站是最快的抵達方式.於是當時我們回到鄉下,就會常常坐火車.雖然說我在就讀高中的時候,也是常常岡山高雄這樣的來回坐火車,但短短三十分鐘的車程是無法好好享受吃火車便當的樂趣的,再者,身穿學校制服的我,也很怕被學校同學側目.而這樣回鄉下時,就坐火車吃便當的回憶,也在外公被酒醉駕車的人撞死,外婆因身體狀況不佳而搬去麻豆與舅舅同住之後,變成一年難得坐一次火車了.取而代之的,是在往返北高的國道客運上,啃便當的體驗.

曾住過台北一段時間,起初還會想坐飛機來回北高,後來評估一下費用及時效性後,就選擇搭乘夜車來回北高.這是因為當時機票費正大幅上漲,原本一張學生價可以千元以下的,變成一張一千五,算算來回一趟,我可以坐客運來回北高三次.所以我後來才會選擇搭夜車,至少我是那種可以在車上睡覺,不趕時間的那種人.也因為如此,我又多了一個吃便當不同的體驗.我會在上車前去買兩個便當,然後上車後先解決第一個,吃得飽飽的再睡.等到五個小時後,快抵達目的地前,睡醒了,肚子也餓了,這時再吃第二個.多麼聰明的想法呀,全車就剩下我一個便當可吃.只是這樣的體驗小朋友不要學,大頭我是練過的.否則縱使只吃一個便當,大家都會在一段時間後,知道你剛剛吃些什麼的.可別以為會選擇坐長途客運的人就不會暈車.大頭我曾有過一次超級野雞車的經驗,從台北坐到高雄,能在不塞車的情況下,車程超過10個多小時的,坐到我旁邊那個歐巴桑都吐了,我想她沒想過會坐那麼久吧.但幸好是坐了九個小時後才吐的,基本上該消化的都消化光了.至於為何會坐那麼久??如果你看過那種車上站滿人,然後每個交流站都開下去載客的情況,那麼你就知道有多麼的驚恐了.那時的我剛剛參加活動結束,身上還穿著童軍制服,台北上車後就睡覺,一段時間後醒來,發現怎麼還沒過林口,而且車上怎麼站滿人,此時的我先閃過一個念頭,該讓位嗎??再下一個動作是,閉上眼睛,頭撇過去繼續睡....

最好是坐這樣的客運還有在讓位的啦~~

不好的回憶到此為止,再來談談我自己作便當的經驗吧.以前參加活動時,是有那種當糧食組,然後自己作便當的經驗.那時要準備兩三百人的便當,由五六個糧食組的人來全權包便當提供.於是我們就分工,兩人添飯,兩人裝配菜,兩人上橡皮筋後裝箱.就這樣渡過了八天中午的光陰.記得那時候有道名菜叫蕃茄炒蛋,不是因為好吃,而是天天都有.這都起源於第一天的水果番茄都沒吃完,所以天天拿番茄來炒蛋.份量多到縱使每個餐盒淋上滿滿一份,還是會有剩下.真不曉得那些天的工作人員,是用怎樣的心情,去面對這滿滿一盒的番茄炒蛋便當的.我自己是有好幾個月不敢再吃番茄炒但就是了~~

有了這麼多有關便當的回憶,可見不論是我還是對於其他人來講,便當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已經是不可或缺的一種飲食習慣,不論是將其稱為盒飯或飯包,還是就這樣稱便當,或者開個中文的小玩笑,將大便當菜,小便當飯的習慣來莞薾一番外,都不得不去承認,沒吃過便當的人,還真的能稱為不食人間煙火.

快樂的大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