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這並不是個意外的邂逅,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念頭,總是好說歹說的不想讓我走,其實夜晚有你才溫柔。你淺淺的笑臉映在我的眼,耳朵聽你說好聽語言,每一次你都讓我感覺像觸電,想你想得會讓人失眠。這並不是個意外的開頭,我相信你一定有預謀。』-- 與童軍的這一場邂逅,是我這一生所遇美麗的預謀~~

 

岡山童軍團 第四第五期交接典禮

 

如果說民國78年是力求改變的一年,那麼79年就是力求改變後的新生年;在這一年,東西德正式統一新德國誕生;在這一年,中華職棒正式開打,是為職棒元年;在這一年,亦發生三月學運(野百合運動) ,也有股市萬點大崩盤 (忽然少了很多五專生多了好多高中生) ,除了新生亦有力圖起死回生;在童軍活動方面,女童軍的五育研修制度正式啟動,蘭姐名稱正式取代原來的資深女童軍,童子軍這邊亦出版了從童子軍到公民一書,正式將童子軍晉級制度原有的六級改為四級,行義取消百里千里萬里的晉級方式,沿用童子軍原六級的後面四級,使得童子軍與行義的訓練正式合併為同一體系。而這一年的九月,也是大頭正式參與童軍活動的開始,但這可能只是個美麗的巧合而已~~


快樂的大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